青衣公子狐

今天我的藏马大人回家了吗?回了。今天我的南野学长到家了吗?到了。今天奈奈太太画画了吗?好像画了?

【二宣】起点到轮回,爱没有终点——2019年TF1029日24H联动竞猜活动

来了来了,我的文风超不稳定的,嘻嘻


2019塚不二1029日24H联动竞猜活动:




由于不可抗力,参加人员有些许变动


各位姑娘可提前预习一下各位老师的作品风格,有助于成功竞猜哦~




Stuff组:


策划组&外联组&打杂组&兼职码字组: @不想码字了的十里  @风独想 


被风独想哀求哄骗并拒绝五彩斑斓黑的苦逼设计@琳小七 




参与老师(以下排列为随机排列,并非发文顺序):


 @不想码字了的十里 


 @风独想 


 @狂岚暴雨的相遇 


 @庭球的ling队 


 @ラム酒-杂食勿扰 


 @色系白菜ser 


 @Tineke 


 @琳小七 


 @文殊 


 @.橙曦 . 


 @系星云 


 @严肃的仙人掌 


 @菜刀菌 


 @一个莫得感情的发文机器 


 @yukino 


 @青衣公子狐 


 @小馄饨 


 @饼饼干干 


 @相似井 


 @糖炒盆栽 


 @阿白白白白呀 


 @大庭叶 


 @杜鹃唾虫 


 @槑犬次郎君 


 @肾亏英雄No Hair MAN 


 @鸢上 




以上老师将会在指定时间在本博发表作品,对本次活动有任何问题,欢迎在下方留言或私信主催 @不想码字了的十里 


策划组对本次活动享有最终解释权


期待大家积极参与本次竞猜活动~


第二十个1029日,我们等着你~

给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提个醒,千万不要去看我以前的文风,因为我文风不定的。准确的说,要看我写文的前一两天看了什么风格的名著或小说。还有哦,有可能你们最熟悉的神仙太太的文风,到时候是我仿的也有可能。毕竟,仿文风是我的恶趣味之一【特殊情况,一般不仿,仿文风偏向于复制粘贴了】


我要花式夸风独想风老师了

《仿减字木兰花打油诗》

风住花留,玉颜使得花也羞。

黄昏与度,淡淡花香身似柳。

盈盈花盛,媚眼含笑无忧愁。

玉音婉转,含辞未吐气如兰。

《仿减字木兰花打油诗》

风住花留,玉颜使得花也羞。

黄昏与度,淡淡花香身似柳。

盈盈花盛,媚眼含笑无忧愁。

风也温柔,含辞未吐云出岫。

【希望温柔的风独想老师不要被我吓到,虽然可能暂时她在LOFTER上应该看不到】

太太们今天给我签绘的冢不二完美搭配我今年六一的冢不二的文《我的恶魔童养媳是天使》。图1图3文选段,图2图4相关片段签绘。图2是超甜的大宝太太 @阿白白白白呀 的签绘,幼儿园!图4是超软超可爱的梅子太太 @ラム酒-杂食勿扰 的签绘呢!图5,狸都太太@ @肾亏英雄No Hair MAN 特殊照顾的签绘 ​

记梗

1.突然想到一个梗,就是不二作为天才剑客,剑术精湛,做的买卖也是有挑战,但是杀善杀恶全不管,只要给的东西价格不菲符合口味就行。然后有人出了个价去杀一个军官,然后不二之后才发现是手冢,然而在此之前就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手冢发现了不二,不二突然反应过来这根本不是一桩好买卖,而是手冢的一个圈套【图源官图】(如果觉得我撞梗了请上锤,毕竟我一心只在越剧上不大爱看文。真有锤我里面改,我就不信一图俩梗都能和我撞)


2.高考题江苏卷的冢不二


3.主副次序偏了暂不记


【TF】我的恶魔童养媳是天使

        夏日午间的阳光不甚温柔,会将香香甜甜的幼儿园小朋友们带入香甜温柔的梦乡里。

        要是梦里没有老鼠在啃食食物的声音就好了。手冢国光翻了个身看向声音的来源。方方正正的仙人掌的小被子下面鼓作了一团,栗色的头发若隐若现,肉嘟嘟的小手拿着苹果干往嘴里塞,塞完捂着嘴以最小的声音做出最快的咀嚼。啊!好可爱。

        好像栗色毛发的小松鼠。手冢正准备翻身躺平时,好像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手冢走到不二身边隔着被子拍了拍不二的肩:“不二君,老师要来了。”吓得不二一个激灵一个疯狂的转身撞倒了手冢。于是手冢在不小心隔着小仙人掌被子扑倒了不二君时还不小心亲到了不二君的脸颊。不二君瞪大了好看的蓝色眼睛瞪着手冢。手冢当机了三秒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了,偷偷地而又迅速的钻进了被窝里。

         老师们的查房永远是静悄悄的,为了不打扰香香甜甜的小朋友们香甜的睡眠,只有在离开的时候才小声而又激动地感叹一句:“睡着了的小恶魔们都是小天使。好可爱啊!”

        “手冢君,手冢君。”香香甜甜的小朋友的声音总是奶甜奶甜的,不二的声音就是琥珀奶糖,吸引着手冢宝宝拉着画着鱼竿与鱼的小被子挪近再挪近。

        “有什么事情吗,不二君?”手冢宝宝的脸在不二宝宝指着自己脸颊画了一个圈圈的时候唰的一下红了,“su……”手冢宝宝刚准备道歉就听见不二宝宝的声音像两块琥珀奶糖在碰撞,又甜又脆:“手冢君!亲亲会怀孕,你要对我负责!”不二宝宝指了指自己的小肚肚,手冢宝宝顺着不二宝宝手指看过去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鼓了”。

       “不二君,亲亲不一定就怀孕。”手冢宝宝发现不二宝宝好看的蓝色眼睛眯了起来,还挑了一下眉:“手冢君,你确定?”手冢宝宝一瞬间便放弃了原本想告诉不二宝宝,而且你我都是男孩子不会怀孕的有原则的科普。

        所谓负责就是,在不二宝宝讲鬼故事吓哭别的小朋友的时候,手冢宝宝负责安慰;在不二宝宝和别人分享便当里简易寿司辣哭别的小朋友的时候,手冢宝宝负责安慰;在别的小朋友发现不二宝宝的笑容让人胆颤的时候,手冢宝宝负责接受不二宝宝的怒气和开解不二宝宝,让不二宝宝的笑容如春回大地万物生。

       时间像王子的白马越过了城堡里的大理石的缝隙,流逝的飞快。转眼便是樱花季。

      “樱花树下告白呢!”“哇!好浪漫啊!”漫天飞舞的樱花,给青春的校园带来了浪漫而又绮丽的视觉感受。就好像在樱花树下无论什么梦境都可以成真。

        “不二学长,那个……”不二很惊讶,毕竟从幼儿园到现在,由于手冢国光的负责太过于认真,基本上没有人不清楚自己与手冢国光的关系。甚至学校论坛上还有各种同人,甚至有时候乾还会打趣自己是“部长夫人”虽然乾每次打趣的下场都不会好。因此不二对面前的粉色带着爱心的信封很是惊讶。

        “一二三”不二心里默数了三秒,果然比自己已经高出12厘米的冰山果然移动了过来,不二面前的女生感觉背后一寒,转过身果然发现了手冢学长。

        “国光。”女生转过身来发现背后的寒气并没有被面前笑容的寒气高出多少便丢下粉色带爱心的信封与一句“祝你们永远幸福”便像一阵风跑得没影了。

        “手冢。”此刻阳光正好,风正好,空气里带着一股香甜,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其实我不是女生。”手冢不知道不二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句,刚准备回应一句“我知道”便听见不二说道:“手冢,其实我很久之前就一直喜欢你了。”

        吹落樱花的风也许有些喧闹,使得不二的话落在手冢耳里有些似幻似真。然而当手冢回过神来的时候,对面早就不见了不二的身影。

        “手冢学长,你把不二学长怎么了?他今天的笑容好可怕啊!”手冢回到教室,拿着词典在三年级6班门口递给了不二。然而不二还是像往常一样翻了一下,问起了排名赛。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不过这一次词典里夹着纸条。不二用拇指食指和中指捏起纸条,笑得仿佛看见了卡鲁宾:“幼稚不幼稚。”纸条上写着:“课余时间,原地,详谈。”

         午间的阳光在樱花树的遮掩下,变得温柔了许多,手冢到的时候便看见天使在树下享受着从樱花树枝里投射下来的斑驳光影与温柔的风。手冢忍不住亲吻了一下天使头上的光圈,自然也被天使发现了。

       “其实我一直知道你是男孩子。你让我负责前我也看见了你偷吃零食。”手冢决定坦白从宽,不让天使再次溜走。“那你?”“不二,我喜欢你。从幼儿园那次午间我发现了天使,我便喜欢你了。”

        “手冢,我从来不知道你的情话可以这么甜。”

          “嗯。”手冢看向不二蓝色眼睛,“因为我刚刚吻了天使的蜜罐。”

        此刻风在闹,天使在笑,阳光正正好,鸟儿歌唱在树梢。

【为什么主题名字叫这个,这就要问问我们的香菜阿久了。其实雪雪的建议我也想取叫《放我下来,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骂抄袭之徒


冠冕沐猴辈,襟裾马牛材。

相鼠亦有皮,而汝失信仪。

岁年性命失,花月颜色惜。

文章皆心血,何必负文人。


骂的就是那个抄袭了风太文的抄袭狗,删文了但是道歉的方式让人很不爽!说我骂她抄袭狗不文明,那我就用我们大天朝的文明来骂!


【喻黄】捡到一只猫

【首尾句练习】

【捡到了一只猫。我们在一起吧。】


#写在前面,我很少写喻队的文,基本上不写全职文,如果有人质疑我是不是全职粉喻粉欢迎来私,用谷图说话#



       喻文州捡到了一只猫,是凌晨五点就在他家门口一直叫唤个不停的猫。被猫吵醒的那一刻,看了下时间,喻文州莫名想起来当时在苏黎世被张副队凌晨五点喊起来晨跑的噩梦。

       这是只橘猫,因为年幼而体态匀称显得异常的可爱,虽说小奶音萌化人心,但是这只猫一直“喵喵喵”个不停,聒噪得很。

       这只橘猫,脾气大的很,也话多的很,甚至喵喵喵得把自己喵缺氧了,直绷绷地侧躺,然后从桌子上掉了下去,还顺带着被盘子里的猫粮砸到了头。

     “你现在就像那次少天被树砸到的样子。”这只橘猫好像也很喜欢荣耀和荣耀选手,听到这句话立马蹦了起来又喵喵喵地叫唤,语速又快又尖。

     “队长,今天没看见少天前辈。”喻文州笑了笑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卢瀚文说道,“他不说话,这里太安静了。”“喵喵喵喵喵喵”橘猫突然激动了起来,喻文州摸了摸橘猫的头笑道:“想不到你也是少天的粉丝啊。”

      不知道为什么,队里竟然有人想象起一只橘猫拿着一把剑,手速超快地跟别人PK,语速超快地喵喵喵。莫名地笑了出来。循声看去,那人挠挠头,转移话题,这猫公的母的。

      蓝雨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妹子的话题又被拿出来说了,原因是,来了只猫竟然也是公的。

       只有卢瀚文看着那个猫又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那只橘猫,欲言又止。但是队长都任由那只橘猫坐键盘了,喻文州回看了他一眼笑道:“练习。”

      橘猫在喻文州家越住越舒服,已经算是半个主子了。哪怕早上一屁股坐在喻文州脸上,最多也只会得到摸摸头后拎到旁边的待遇。冷暴力?不存在的。

       就当橘猫心安理得地舔舐喻文州的脸颊时,不可思议地事情发生了。

       喻文州今天不是被橘猫给舔醒的,而是被王杰希一电话打醒的,说叶修到他家门口了。

       叶修在游戏里无下限大家都心知肚明,跟别说上门了,这简直是过来放高利贷来了。

      喻文州最近已经习惯了聊天时撸猫,今天对上叶修,没有猫的手一直僵着,难免又被叶修嘲讽几句,好在他一向不在意,更何况今天只顾着在意猫了。

      喻文州回头的时候差点被黄少天给吓到,不光是因为他穿着宽大的2号队服,更因为他竟然没开口说话,更加因为这是在他喻文州的家里。

     “王大眼儿,我说我真没想到喻文州这么重口味。”叶修和王杰希进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一瞬间带着猫尾巴的黄少天。

     “黄少天变成猫,被占便宜的大概是喻文州。”叶修啧啧了两声:“黄少天变成猫一定也是个话唠。唉?你怎么知道黄少天变成猫,你干的?魔术师。”

      “嗯,赚钱的买卖,不做白不做。”

         叶修吐出一烟圈:“你们玩战术的心真脏。”王杰希刚想回个彼此彼此就听到叶修说道,“幸亏喻文州是个手残,不然。”话音即落

      “队长队长,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为啥会变成猫,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你家门口了,然后就被队长你捡回去了。队长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舔你的,只是觉得猫不舔人就不怎么像猫了,我没想到我会突然变成人还被叶不羞那个不要脸的看见啊,而且我没有衣服就随便找了件你的衣服,所以队长你别生气啊!反正队长我现在有理也说不清了,不如你就跟我在一起好了,队长怎么样嘛队长。”

      “嗯,好,我们在一起吧。”




#写在后面,拿我自己以前的文来是为了打某些人的脸,也是为了给 @夏禅。 站队,她本质谁的粉我比隔着屏幕的你们清楚多了。 @夏禅。 队长,以后我只写你点的全职文,你点梗我来写,谁都可以#


西海岸边

杨戬坐在西海岸边的礁石旁,看着那平静的海面被微风吹皱。


熬寸心飞出海面坐在了杨戬所在的礁石另一边,一同看着海面。


自从被撤去公主封号贬为普通龙族,多少次杨戬降落在西海岸边时她想看看他。可是熬寸心明白,杨戬是一个心怀苍生,拥有大爱的神。而现在天条已改,杨戬既然又来到西海,敖寸心便坐在了他的不远处。


海面一点点被夕阳染红,杨戬刚开口唤了一句“寸心”便被敖寸心打断了:“这一战,你战得煞费苦心啊。那个叫沉香的孩子很像小时候的你。”话题一但打开便止不住,曾经的几千年都是在争吵中度过,熬寸心被禁西海太久了,也知道杨戬被误会太久了。


“三圣母曾经跟我讲过你小时候淘气偷她镯子,屋里的石头也曾跟我说过你因淘气经常被瑶姬罚的事情。”敖寸心似乎陷入了某种思绪不再说下去了。


杨戬却想起杨婵曾经告诉自己“就像这束丁香花,好好呵护便能开得长久些。”


“丁香。”


“我也曾画水为镜,看过那些孩子的动向。那个叫丁香的孩子很是娇蛮。性格模样上有几分像当年的我,那束丁香花当年肯定恨死我了吧?”敖寸心的声调中带点调笑的味道。她看见杨戬每次都拿那个叫丁香的姑娘没辙。


“要是当年我们有孩子,大概也是像丁香这样像极了你。”敖寸心微微一愣,继而微微摇头。


那时候的她与杨戬,就算彼此相拥,却是一个心怀天下,一个心在寸土。现在虽然两人相隔半个礁石,可她了解了他。


海面已将夕阳吞了大半,敖寸心往海里走去,自从贬为普通龙族便不能在海岸上待太久。


“寸心。”敖寸心转头看向杨戬,那一幕仿佛彼此初见。杨戬开口道,“天规已改……”


敖寸心再次打断了了他的的话,就像她还是当初刁蛮任性的西海三公主:“多谢二郎真君惦记着我这故人。寸心的家在西海。”


最为了解又如何,两颗心从未相通,回到过去不过又是一番彼此折磨。


【TF】记梗(二)

1.一个傻不拉叽的狗血设定

两人幼儿园的时候睡一张床,然后手塚醒来的时候不二指着小肚皮说自己怀孕了,手塚很淡定你不是女孩子,不二,你确定吗?然后手塚说我会负责,一负责就到了初中毕业,不二坦白了自己不是女孩子,但是捉弄手塚是有私心的,手塚可能当时当机了,然后不二就故意躲手塚,手塚追妻火葬场,最后说开了手塚当时当机的是在想怎么告诉不二,幼儿园的时候其实自己早就醒了在偷看不二偷吃零食

2.一句话引发的脑洞“终于等到你”

毕业后两个人选择了不同的路,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别人互相介绍了自己所爱的人。两人会心一笑“终于等到你。”不二说的是得了冠军神采奕奕的手塚,手塚说的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的不二。两人此刻心意互通。


3.梅子太太已经写了的一个梗

医生与演员,医院梗。




4.个人私心与幽白联动的梗。暂无详情。